2019年3月25日36选7|36选7专家预测下期号码

當前位置: 首頁 >> 縣檔案局 >> 行業動態

從一份報告看人民海軍的初創

發布時間:2019-04-28 10:53  [ ]  

 

 

 

張愛萍報告手跡首尾兩頁 中央檔案館藏

 

    在中央檔案館館藏的檔案中,珍藏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支海軍部隊司令員兼政委張愛萍1949年7月關于華東海軍的衣帽式樣、編制表等問題給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聶榮臻的請示。華東海軍的初創,為后來人民海軍的成立和建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透過這份珍貴的報告,我們一起去重溫人民海軍創建之初的那些紅色記憶。

誕生在小村落中的中國海軍

    白馬廟,是坐落在江蘇泰州城邊上的小鎮,1949年4月23日13時30分左右,張愛萍將軍在鎮里的一座小樓內莊嚴宣告:“人民海軍的第一支海軍部隊——華東軍區海軍正式成立了!”

    人民海軍在此時此地成立,是歷史的必然。

    1949年1月上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西柏坡召開會議,討論并通過了毛澤東起草的《目前形勢和黨在一九四九年的任務》的決議,決議在指出“國民黨政權已經基本上被我們打倒”的事實基礎上,提醒黨內同志注意斗爭的復雜性和長期性,要求全黨加強軍隊建設,提出要在1949年及1950年爭取組建“一支保衛沿海沿江的海軍”,有了黨中央的決策,一支人民海軍呼之欲出。

    1949年3月24日,毛澤東和朱德熱烈慶祝“重慶”號巡洋艦官兵起義,指出中國人民必須建設自己強大的國防,除了陸軍,還必須建設自己的空軍和海軍。4月5日,第三野戰軍副司令員粟裕、參謀長張震到達江蘇泰州白馬廟,建立渡江戰役指揮部,接收國民黨起義投誠艦艇。4月23日,解放大軍排山倒海般地跨過長江天塹,三野第35軍率先占領了南京,宣告了蔣介石統治土崩瓦解。當天,中央軍委急電三野組建海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第一支海軍部隊——華東軍區海軍就這樣在戰火中應運而生。

    40年后,1989年3月,中央軍委做出決定,1949年4月23日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日,每年的4月23日,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誕生紀念日。

海軍司令員,“空”軍司令員?

    這支初生的海軍隊伍,在成立大會上,參加者算上司令員兼政委張愛萍,一共是5名干部,另外,還有8名戰士,張愛萍笑稱:“說我是海軍司令,不如說是‘空’軍司令。”

    彼時的海軍,一無船,二無人。

    來自于國民黨起義隊伍第二艦隊的25艘船、45艘小艇和從上海及其他地區接收的10艘艦船,是華東海軍的第一批力量。但僅僅是在接收過來的第三天,4月26日,國民黨出動空軍,在南京燕子磯炸沉“楚同”號;28日在關頭炸沉了“惠安”號;30日在采石磯炸沉了“吉安”號、“太原”號;隨后,多艘艦艇被炸沉、炸毀,同時,國民黨空軍又對江南、浦東兩個造船廠進行了大規模空襲,國民黨的海軍司令更是得意地說:“共產黨別想從我手里得到一條船。”

    缺少懂海軍、懂技術,哪怕是能把船開起來的人,成為擺在華東海軍面前迫切要解決的難題之一。張愛萍在報告中說,目前海軍干部異常缺乏,“直到今日我們還是以一個不健全的陸軍教導師的機構在領導工作,無參謀長,無副司令員,無處長,無政治部主任,副主任,更無政委,無供給、衛生、技術各部門長,司政,后勤,各部均不健全,連秘書亦無一人”,“原海軍人員任用,得不到確定”。

    海軍初創時期的方針是:“在共產黨領導下,以人民解放軍陸軍為基礎,團結原海軍人員,共同建設人民海軍。”這個33字方針里,關鍵是“原海軍人員”的“原”字。張愛萍說,他為這一個字思考了好幾個晝夜,是“老海軍”“舊海軍”都不好,最后定下是“原海軍”。海軍就是國家的海軍,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海軍。國民黨海軍人員,只要服從共產黨的領導,仍然可以成為人民海軍的一員。

    張愛萍在報告中寫道,華東海軍成立后,“搜羅與教育改造舊海軍人員,進行了登記,聯絡有技能、學識與有威望的人員四百余人,并初步予起義、俘虜等人員的政治教育……”,“將全國各地,過去作過海軍,或在海船江船上生活與工作過的年輕力壯的同志調來海軍工作”,“吸收原海軍干部一部或三分之一合作進行領導工作,我們不懂技術,非用他們不行,在艦艇中,則以原海軍人員為主,我為輔并派政治委員及政工人員,合作進行工作”。可見,海軍人才的培養,不僅把人民解放軍陸軍作為組織基礎,而且把曾處于敵對陣營的國民黨軍人作為團結、爭取的對象。

    張愛萍風趣地將這個方針稱為“兩個跛子”,對來自國民黨海軍的一些同志說:“你瘸了條腿,我瘸了條腿,我們綁在一起,不就成了兩條好腿嗎?”

    毛澤東支持海軍的創意。1949年8月28日,在中南海懷仁堂,毛澤東接見了林遵、曾國晟等海軍起義將領和愛國人士,語重心長地說:“你們有科學知識,有技術,我們新海軍要向你們學習。人民解放軍同志有優良的政治工作和戰斗作風,你們也要向新海軍學習。新老海軍要團結,相互學習,共同為建設強大的人民海軍而奮斗。”

    1950年4月23日,華東海軍成立一周年之際,在南京草鞋峽江面上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式。這時,張愛萍手里已經有近150艘艦艇。閱兵式一切按正規的海軍禮儀,戰艦列陣。粟裕在閱兵式上講話:“去年的今天,我們還一無所有,但一年后,在這樣困難的條件下,我們建設起了一支像樣的海軍,這在世界各國建軍史上,都應該算是個奇跡。”張愛萍寫詩道:“碧波滔滔漫大江,鳴笛一聲喜若狂。”“空”軍司令時代一去不復返,列強侵凌、百年屈辱、有海疆而無海防的時代一去不復返。

“陳船厲炮”,揚我軍威

    “陳船厲炮”是華東海軍的又一創舉。在張愛萍7月份的報告中,這個設想已現端倪。

    關于“陳船”,華東海軍一方面修理改造了一些國民黨投誠及我軍繳獲的艦艇和江南造船廠的船。在修理艦艇上,為了適應軍情發展,張愛萍確立了三個原則,即先修裝備完好能作戰用、能出長江口入海活動者、改裝能入海之商輪為戰用、修理不費大力氣能修之炮艦以及力求修巡洋艦。另一方面,研究了商船和軍艦的主要區別,著手改造了一批商船為軍艦。張愛萍在報告中說:“改裝能入海之商輪(屬于公營之招商局、海關、漢營處、聯勤者),使之為戰用”,“將一切公營私營之可以供海用船只(包括能出海的機帆船)一律征用不可,這分兩批,第一批征用可以改裝為海軍作戰用者,先征來交海軍改裝,第二批再調研清楚,用時始立即征調之”。同時,“修理與整頓現有艦艇及工廠、基地等,首先修復江南造船廠,目前已將其最大之船塢修好(重慶號亦可入該塢修理)”。

    關于“厲炮”,張愛萍說:“調必要的可以裝上兵艦的陸軍炮和要塞炮(如營口、葫蘆島等地者)給海軍裝配改裝之商船。”充分發揮陸軍火炮和機槍的優勢,調用了大量地面火炮和大口徑機槍,在現有的較小噸位的艦艇上,改裝炮架和操控、瞄準系統,改裝上口徑大、射程遠、射速快的火炮,增強炮火的威力。

    在報告中,張愛萍指出,華東海軍目前的主要任務是如何打破敵對我海上封鎖及如何執行輔助陸軍戰斗,“我們決定在半月或一月后即組織二、三艘船艦,以突然大力襲擊方式,由吳淞口突襲在長江口外,對我封鎖之國民黨兵艦(經常是一或二艘)。我研究,只要能有二、三艘艦,即可施行,勝利可能性存在(目前我尚無使用的艦)以后即可以游擊戰術在海中去對付敵艦的封鎖,以與連云港、青島等地取得戰術上的聯系”。

    就這樣,“陳船厲炮”很快顯現了威力。1949年10月,人民海軍展開了它成立后的第一次大規模的作戰行動;分別在長江、太湖水域主要的出海口吳淞、白龍港和崇明島,以及近海海域的重要地段上,全面清剿國民黨海上殘匪;緊接著又協助陸軍進剿蘇南沿海島嶼,掃清了寧滬杭沿海南北方向的海上通道。來自解放軍的陸軍指戰員們打起海戰來,竟然使他們的國民黨教官們目瞪口呆,他們用陸上突破攻堅的打法,集中火力、快速突破、猛打猛沖,以數量眾多的小艇集中,利用島礁等掩護,圍上敵艦后撕咬,炮彈像雨點一般傾瀉出去。當時國民黨封鎖用的是1000噸以上的護衛艦和炮艦,而華東海軍是300噸以下的護衛艇和炮艇。張愛萍后來回憶說:“一千噸算什么?小了還不過癮。按陸軍的打法,抵近了,刺刀見紅。”就是這樣創造了不少海軍史上小艇打大艦的典范。

    1950年初,國民黨為對我實施封鎖,在長江口內外海域布設了大量水雷,這期間多艘商船觸雷。4月,張愛萍組建起海軍的第一支掃雷艇大隊,這10多艘掃雷艇實際上是用登陸艇改的,這些改裝的掃雷艇排著特殊的、密集的隊形,夜以繼日地在航道上往返清掃,3個月后終于將國民黨布下的水雷一掃而盡,粉碎了敵人的陰謀。

時不我待,深謀遠慮

    華東海軍初創時,還未上任的司令員兼政委張愛萍曾發問:“去海軍怎么個干法?”中央軍委的回答是:“到時候你自己就會干了。”到任后,張愛萍以“雪恥中國海軍的歷史”為題,組織了專場報告會,慷慨激昂地呼吁道:“讓我們這支人民的海軍,在保衛祖國的偉大愛國戰爭中,為了海軍的榮譽,為雪恥中國海軍的恥辱歷史而奮斗!”

    時不我待,初創的人民海軍為了能盡快強大起來,爭分奪秒。這份報告上報之時距離華東海軍初創僅3個月的時間,但是,報告中探索出的發展海軍的思路,對于后來成立人民海軍、建設人民海軍,具有重要意義。

    在報告中,張愛萍不僅指出要建立華東海軍領導機構及各種海軍組織、草擬制度,還建議中央軍委建立海軍領導指揮組織,張愛萍說道:“軍委統組海軍領導指揮組織,以及統一集中力量之效,現力量不足又分散……如合組一個,人力物力均可集中”,“應在軍委之下,設組一統一的領導指揮機構,工作盡可指揮我們下面來作,上面只要有元帥統率與發號施令及號召即行了”。1950年4月14日,中央軍委領導和指揮海軍部隊的最高領導機關在北京成立,這距離華東海軍成立僅一年的時間。

    華東海軍初創之時,一小部分原海軍對解放軍能否建設好海軍心存疑慮,屬于“高傲而不服氣的對手”,甚至有起義將領表示,共產黨海軍文化程度太低,不能訓。對此,張愛萍不否認來自陸軍的將士們不懂海軍的問題,但認為更重要的是解決如何“開得起來、打得起來、用得起來”。他說,要培養出一支高素質的海軍,沒有文化是絕對不行的。這份報告中,張愛萍多處提及人才培養、建立海軍學校、培育新海軍人員的問題,提出“從人民解放軍陸軍派入海軍的一批人員中,須到艦上工作者及志愿學海軍的一批人員,及接收高中與大學生,而有志于海軍者,加以訓練,成立華東海軍學校”,“辦一統一海校,接收有智識的大學生受訓”。1949年11月,毛澤東親自批準成立了新中國第一所正規海軍高等學府——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學校,在此之后,中央軍委組建了10余所學校和海軍學院,形成了較為完整的海軍院校體系。

    張愛萍在報告中還對未來海軍事業的發展提出了設想與規劃:“我們將來以大量造一千余噸及二三千噸的驅逐艇及輕巡洋艦及潛水艇,炮艦為有利,若有相當數量之驅逐艦,輕巡洋艦,潛水艇,魚雷隊,再加上基地空軍(及定量的陸戰隊這是以后的事),海防問題即可初步解決的。這種造艦事,似須目前即應著手去籌劃設計。”

    初創時期華東海軍的這些設想,為后來人民海軍的發展壯大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襁褓中的人民海軍是弱小的,連一艘像樣的艦艇都沒有,但是,人民海軍更是堅強的,在敵我力量相差懸殊的情況下,立足自身,克服艱難險阻,最大限度的利用和發揮自身優勢,創造了軍隊發展史上的奇跡。

    透過張愛萍這份言辭懇切的報告,仿佛讓我們看到了先輩們浴血奮戰的身影。今年是人民海軍誕生70周年,1953年2月,毛澤東視察海軍艦艇部隊時說,“我們一定要把我國一萬八千多公里的海岸線筑成海上長城和海上鐵路”,并題詞:“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2018年4月,習近平主席點評海軍隊伍:“今天的人民海軍,正以全新姿態屹立于世界的東方!黨和人民為英雄而光榮的人民海軍感到驕傲和自豪!”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4月26日 總第3365期 第一版

2019年3月25日36选7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鱼丸游戏qq版下载 极速快三精准计划 现金龙虎平台 四川快乐12选6稳赚技巧 四肖八码王中王精准网站 全天江苏快三计划数据网 网络mg电子游戏 500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